书画新闻

美丽背后的危险 “胡杨情痴”冀有泉密林历险

发布日期:2015-02-01阅读次数:2898

冀有泉脚踏三千年的历史尘埃

冀有泉画作《岁月无声》

冀有泉画作《千古绝唱》

  胡杨美吗?当然美,胡杨身上的生命之美可以震惊每一个访客。但是胡杨林也是危险的,尤其是对于一个在部队腿部受过伤的艺术家来说。
  到2015年,冀有泉画胡杨已经进入第17个年头,17年来,冀有泉在胡杨林中经历了多次危险。
  轮台县的胡杨林地处塔克拉玛干的边缘地带,距离著名的“死亡之海”也不远,这样的地理位置已经令人望而却步,而其中暗藏的危险更令人咋舌。
  来到胡杨林,首先要克服的是昼夜温差带来的患病可能。新疆日温差一般在12度以上,轮台县这样的靠近沙漠的地区温差甚至可以超过30度。冀有泉有一次去胡杨林作画,就因为温差太大,发烧到了39.2摄氏度。“当时浑身发冷、特别难受,跟我一起来的朋友都劝我,去医院住院吧,我说不行,然后大家又劝我,不要去胡杨林里画了,还是卧床休息吧。”冀有泉一一谢绝了朋友们的好意,他吃了自己带来的药,体温降到38度后继续坚持在胡杨林里写生拍照:“我的年龄已经不小了,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。”
  行走是件简单的事,但是在胡杨林中行走,却有相当的危险。轮台县的胡杨林生长已经超过3000年,胡杨林中积累了3000年的尘埃给行走带来了很大困难。“尘埃最厚的地方能淹没到大腿,一脚踩下去你根本不知道踩到什么地方了。”冀有泉说,胡杨林中的地面并非是一马平川,却满是纵横交错的胡杨根须,而在尘埃的掩埋下,根本看不到根须在哪里,稍不注意就会绊个大跟头。有一次冀有泉在胡杨林中行走选景时,被胡杨刮倒腿部肌肉严重拉伤,他拖着伤腿忍着疼痛坚持在胡杨林中画了一天,第二天发现腿肿胀得连裤子都穿不进去了,冀有泉却选了一条最宽松的裤子,勉强穿了进去,让别人把自己架到胡杨林中。“一到胡杨林里,浑身的劲都回来了,也不需人扶了,自己走进胡杨林里又画了一天。”冀有泉说。
  在胡杨林中甚至要面对很大的精神压力。杨树的疤节处形成的“眼睛”状图案已经令人胆寒,胡杨林中经历3000年风雨形成的“眼睛”状的图案更令人魂不守舍。一位与冀有泉一起进入胡杨林的摄影家对冀有泉说,每次进入胡杨林都很害怕:“胡杨身上有好多‘眼睛’,有的是善意的,有的是不欢迎我的,有的就是恶狠狠的瞪着我。”“面对一个3000岁‘长者’的注视,有压力也很正常。”冀有泉对此早已习以为常。
  除了这些危险因素,胡杨林的四季有四季的美,却也有四季的危险。首当其冲的是春秋两季的沙尘暴,与胡杨林中的沙尘暴相比,北京的沙尘暴显得相当温柔。胡杨林边上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中国最大的沙尘源,这里的沙尘暴一刮起来能见度不足十米。“北京的沙尘暴刮起来的都是细沙,新疆的沙尘暴刮起来的都是大粒的沙子,打在身上像鞭子抽一样。”冀有泉说,更无奈的是在新疆沙尘暴很难预测“我们问当地的农牧民,他们也没办法预测沙尘暴。”遇到这样的天气,冀有泉只能找一棵大胡杨,在胡杨树下找个避风处坐下来,戴上墨镜,背靠胡杨,画正对面的胡杨树。一会尘沙落满了写生本,脸上、耳朵、全身都是沙尘,冀有泉就抖抖、拍打拍打,继续坚持画。在这样的天气里写生,他不知碰到过多少次。
  胡杨会在夏天开花。“一朵朵花像降落伞一样飘下来,胡杨会开花连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。”冀有泉说,夏天的胡杨林也有自己的可怕之处。“一只手上能落十几只蚊子,内地的蚊子,你用手扇一下,蚊子还知道躲,新疆的蚊子根本不躲,随手一抓能捏死好几个,它就是围着你转,像是没喝过人血似的。”冀有泉说,在夏天的胡杨林里待上几个小时出来,往往连腮帮子都被咬肿了,现在冀有泉的双手伸开,手上还有很多黑色的小点:“这都是蚊子叮完留下的‘纪念’。”
  最危险的是胡杨林的冬天,尤其是雪后的胡杨林。雪后的胡杨银装素裹,为了避免迷路,冀有泉往往会选定一个方向,走下去,看见形态好的胡杨,就站住脚步,画上一阵。“这边画完了一抬头,哎,那边的还好,马上就往那边走,画完了再一看,那边那棵更加入画。一连画下来以后整个方向就迷糊了。想跟着自己的脚印回去,风卷着雪早就把你的脚印埋上了。”冀有泉说,最危险的一次,随行的同伴用了2、3个小时才找到冀有泉。“那里距离著名科学家彭加木失踪的死亡之海罗布泊也很近。”冀有泉曾四五次在冬天的胡杨林中遭遇迷路的情况,可以说性命悬于一线:“要是他们找不到我,那我也就完了。”
  到底为什么一个艺术家非要冒着生命危险去画胡杨?胡杨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了冀有泉?“2009年温家宝总理在剑桥大学演讲时说:我年轻时曾长期工作在中国的西北地区。在那浩瀚的沙漠中,生长着一种稀有的树种,叫胡杨。它扎根地下50多米,抗干旱、斗风沙、耐盐碱,生命力极其顽强。它‘生而一千年不死,死而一千年不倒,倒而一千年不朽’,世人称为英雄树。我非常喜欢胡杨,它是中华民族坚韧不拔精神的象征。”冀有泉对胡杨的感情出自于他对于中华民族民族魂的理解。
  2011年10月冀有泉带着60幅胡杨题材的精品力作在轮台胡杨林公园举办了一次名为“大漠胡杨·民族之魂”水墨胡杨专题画展。“这个画展的名字就是我对胡杨的理解,胡杨那种坚忍不拔的精神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族之魂。”冀有泉说:“我画胡杨,确实碰到过很多困难,但是我画的是胡杨,我爱的是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,那我就不能在困难面前低头。”
  虽然年龄越来越大,冀有泉还是打算继续画下去,与他的胡杨依偎相伴。

名家访谈

更多>>

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访...

    由中国文联、河南省委宣传部、中国书协、河南省文联主办的张海书法作品展将于7月1日至5日在北京

在高山和海洋中穿行——杨...

     杨晓阳奇在仕途上。29岁起即出任大学国画系主任,并成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;35岁出任西安美院副院长,

大道无痕笔墨深——对话冯远

    记者:第一次与您见面之前,虽说在报刊电视上见过您,我还是想象不出自己面对的这位名画家是怎样的人。

内页广告